? ?
?
?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视力保护:
全球水电开发现状及未来趋势
来源:中国电力新闻网 日期:2020-08-17 访问次数: 字号:[ ]
  受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影响,全球水能资源分布很不均匀。从技术可开发量分布来看,亚洲占比为50%,南美洲18%,北美洲14%,非洲9%、欧洲8%和大洋洲1%。据IHA2020年报告,截至2019年底,全球水电装机容量1308吉瓦,其中抽水蓄能电站装机容量158吉瓦,全年发电量4306太瓦时。2019年新增装机容量15.6吉瓦,新增发电量106太瓦时,其中,亚洲的中国、老挝、巴基斯坦,南美洲的巴西,非洲的安哥拉、乌干达和埃塞俄比亚,欧洲的土耳其等国的新增贡献最大。
  全球水电开发程度按照年均发电量计算,约占技术可开发量的27.3%。分地区看,欧洲、北美洲国家水电开发程度较高,增长潜力有限。非洲、除中国之外的南亚及东南亚地区水电开发程度较低,开发潜力大。南美洲基本与全球平均水平持平。总体而言,全球水能资源开发程度不高,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全球水电开发不会止步不前
  
    随着全球人口增长、城市化进程加快和经济社会持续发展,人类社会对水与电力的需要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时,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和增强防灾减灾能力,也为河流水电开发创造了良好机遇和发展空间。继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之后,2015年9月联合国又提出了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同年,巴黎气候变化协议、“一带一路”倡议行动愿景也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可。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口占全球的2/3,而GDP不足全球1/3;大多数国家属于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一些国家尚处于相当贫困状态,基础设施条件差,洪涝干旱灾害频发、水资源短缺,饮水安全没有保障,过度开采地下水导致的生态破坏日益加剧。全球缺电人口仍超10亿,缺电最严重的正是亚洲和非洲欠发达地区,而这些地区发展空间较大,对电力的需求尤为迫切。
  目前,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已经明确将继续发展水电。受洪水、干旱、电力短缺、水生态环境恶化等的困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将水资源和水电开发作为当前发展的首要任务。因此,水电开发仍然具有广泛的国际合作基础和发展前景。一些国际组织、咨询机构和电力企业基于各国经济发展趋势和应对气候变化减排温室气体的需要,对全球水电发展进行了多目标场景的预测和分析。综合各研究机构的成果,以2018年为基准略偏保守估计,2050年全球水电技术可开发利用程度将达50%,届时年发电量约为7890太瓦时。
  预计到2035年,全球水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750吉瓦,年发电量6100太瓦时。全球新增水电装机约480吉瓦,开发率达38.6%;2050年,水电装机容量将达2050吉瓦,2035~2050年,新增装机容量300吉瓦。要实现2050年的目标,水电装机容量年均增长估计将达到2.0%。在2015~2019年的五年里,装机容量的年均增长率为2.1%,而2019年的年均增长率仅为1.2%。然而,装机容量的年增长率可能存在很大差异,这取决于需要数年施工的大型水电项目何时投产。尽管如此,这凸显出在未来10年或更长的时间里,全球水电开发仍将大有可为。
  截至2019年底,全球在建水电规模约150吉瓦。受诸多因素影响,尤其是中国国内水电开发增速放缓,与过去同期比较,预计全球未来水电装机容量的增速将有所减少。2030年之前,全球年均投产规模为20吉瓦左右。2030年之后,年均投产规模约为15吉瓦。预计2030年之前的水电装机容量的增量,除中国外,增加最大的区域排名依次为拉美地区、亚洲其他地区和非洲。
  从水电技术可开发资源潜力、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能源电力发展需求等因素综合分析,未来水电开发重点开发的河流(包括界河或国际河流)涉及印度河(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尼罗河(埃塞俄比亚、埃及等国),赞比西河(赞比亚、莫桑比克等国),尼日尔河(尼日尔、贝宁、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喀麦隆和乍得等国),刚果河(赞比亚、扎伊尔、中非、刚果、喀麦隆、安哥拉),东南亚国家的伊洛瓦底江、怒江—萨尔温江(中国、缅甸、泰国等)和澜沧江—湄公河(中国、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

  加快开发要促进广泛共识
   
    任何事物均有其两面性,开发水电也不例外。除发电、防洪、灌溉、水资源优化配置等对生态有利的影响之外,也存在不利的影响,包括水库淹没、移民安置、河流泥沙、水文情势变化的影响,尤其是筑坝修库对洄游性鱼类生境产生不利影响。加快水电开发,需要增强认知,促进更广泛的共识和获得政策支持。水电是清洁可再生能源,技术成熟;对节能减排、应对气候变化作用显著;多功能水库大坝(高坝大库)在防范洪旱灾害和综合利用方面的作用具有不可替代性。加强环境保护措施和优化水库运行调度管理,有助于减免对环境的不利影响。人类社会的发展史本